Archive For The “光的實踐” Category

Kiki@八里十三行博物館[圖多]

By | May 11, 2009

話說上週攝郎去參加了人像攝影風格一日班,在當天只有短短兩個小時還要跟很多人一起擠兩個麻豆,拍起來著實綁手綁腳,再加上當天心思並不是在外拍上,所以沒有什麼看起來OK的作品。 就因為這樣,所以上週整整一週攝郎都坐立難安,到處的找人像外拍網站去註冊去報名活動。終於就在昨天參加的星光攝影網的外拍活動,準備當作許久沒有拍人像的一場試金石。然後確定報名後,還不死心的買了人像攝影教學跟編修的書,希望能夠一步一步拍出自己心目中的風格。結果呢?當然還是沒有達到自我的要求啊~

Read more »

重拾影像的感動 Ricoh GR Digital GRD

By | September 1, 2008

今天入手的新玩具,不是那個佔畫面大部分面積的女生(如果可以我不反對啦),是右上角那塊黑壓壓的東西–Ricoh GR Digital 功能介紹、評介就不想多說了,那個去Google一下真的太多了 用了兩個小時的心得是–用了你就知道了

Read more »

Parsons Challenge – LONELINESS

By | November 15, 2007

LONELINESS  1. Around the Corner 遠離喧鬧的人潮、走入微光的街角,跳脫世俗禮教的框架,離群索居。嘗試恣意享受自由的甜美,卻在下一瞬間被孤獨摧毀。切斷與人類世界的連結,以為可以找回被隱沒許久的自我。不,我毫無價值。只有孤獨,陪我一路走著。 2. Ain’t We be Forever?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一紙婚約、山盟海誓,曾經在耳畔流轉的軟語呢喃,總是在彼此身上交流的體溫,曾經共築的美好夢想,都在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與爭吵中解構。是誰先說了那句話,又是誰掉頭轉身離開,已經不再重要。是誰介入了誰的關係,誰又該說抱歉,沒有必要去想,也沒有必要再留戀。誰說沒有永恆的關係?我找到了我的永恆,孤獨,他會陪我一直到最後。 3. Strangers’ Warmth 看,這城市多麼寂廖,陌生人互相在陌生人的身邊取暖。把自己淹沒在人群中就能感受到一絲絲的安慰嗎?感受到了體溫,感受到了喧囂,Bang,Just realized 我也只是另一個陌生人,另一個渴望有人陪的陌生人,在陌生人群中讓人取暖。環顧四周,空氣中盡是空虛的靈魂在飄盪,渴望脫離孤獨的靈魂向我伸出手求援,但我,也只是其中一員。

Read more »

Walking

By | September 23, 2007

Read more »

學姐

By | September 16, 2007

在翻以前高中時代拍的舊照片的時候,無意間翻到這張高三時代跟社團學弟妹還有指導老師一同出去人像外拍的照片。麻豆是指導老師的同學,記得當時在東部念師院吧,大攝郎兩屆還三屆的學姐(不要再逼問了,細節我真的都忘了)。那天拍了一整天,當然是有一系列的作品,不敢說張張精彩,但是有指導老師帶著,學姐的動作相當的自然好拍。學姐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了…ㄜ…我是說第一次當麻豆,所以面對我們一群高中的小蘿蔔頭拿著相機胡搞瞎搞,倒也不會扭捏。 這只是其中一張洗出來後有保存且掃瞄後的作品,其他的,攝郎會漸漸的整理,也算是整理一下過去的回憶。 人像攝影師在透過觀景窗拍人像時,其實會有一個錯覺。在按下快門的一瞬間,攝影師其實是對影像有感覺的。在那一瞬間,攝影師灌注了自己的想法、觀點跟感情進入影像。就像是臨死之前的怨念會被灌入枉死者手邊的物體,而以另一種型態繼續活在人世間。所以,好的照片,影像是活躍於紙上的。也正因為這樣,攝影師會對自己的影像產生感情,如果影像的主題是個人,那就更容易令攝影師混淆了。 攝郎在拍攝學姐的當天,一直對學姐有一種錯覺,好像有一種迷戀她的情愫在體內產生。每讓她擺一個pose,每次按下快門,這感覺就產生一次。當然這感覺在拍攝結束之後也就不了了之。之後也只能藉著在暗房把照片一張張的洗出來來悼念這逝去的感覺。攝郎一直以為是對成熟女性的崇拜以及學姐的長相及散發出的氣質所引起。 在過了兩三年後,偶然在雜誌上讀到柯錫杰的專訪。訪問中談到他在紐約接case出賣作品與攝影的靈魂只為謀生時的情形,他說的正是攝郎之前所提到的對影像的感情。他在與MODEL拍完後,總是會翻雲覆雨一番,不是濫情,而是一種對影像的錯覺,在與MODEL做完之後心中其實更空虛,因為對影像的感情依然沒有得到滿足。 在多年之後,重新review之前拍攝學姐的照片,我的迷戀依舊,我的腦中還可清晰聞到學姐身上的體香,還清晰記得我按下快門那一瞬間的悸動,以及透過鏡頭的學姐呈現給我的震撼。 是錯覺?是對影像的迷戀?是成熟肉體的吸引力?還是…?我還是沒有辦法分辨 — p.s 如果有幸這篇能讓學姐或是學姐的朋友看到,我想告訴學姐,我是824的攝郎,如果有機會,我想為妳再拍一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