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姐

By | September 16, 2007

photo1_01.jpg

在翻以前高中時代拍的舊照片的時候,無意間翻到這張高三時代跟社團學弟妹還有指導老師一同出去人像外拍的照片。麻豆是指導老師的同學,記得當時在東部念師院吧,大攝郎兩屆還三屆的學姐(不要再逼問了,細節我真的都忘了)。那天拍了一整天,當然是有一系列的作品,不敢說張張精彩,但是有指導老師帶著,學姐的動作相當的自然好拍。學姐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了…ㄜ…我是說第一次當麻豆,所以面對我們一群高中的小蘿蔔頭拿著相機胡搞瞎搞,倒也不會扭捏。

這只是其中一張洗出來後有保存且掃瞄後的作品,其他的,攝郎會漸漸的整理,也算是整理一下過去的回憶。

人像攝影師在透過觀景窗拍人像時,其實會有一個錯覺。在按下快門的一瞬間,攝影師其實是對影像有感覺的。在那一瞬間,攝影師灌注了自己的想法、觀點跟感情進入影像。就像是臨死之前的怨念會被灌入枉死者手邊的物體,而以另一種型態繼續活在人世間。所以,好的照片,影像是活躍於紙上的。也正因為這樣,攝影師會對自己的影像產生感情,如果影像的主題是個人,那就更容易令攝影師混淆了。

攝郎在拍攝學姐的當天,一直對學姐有一種錯覺,好像有一種迷戀她的情愫在體內產生。每讓她擺一個pose,每次按下快門,這感覺就產生一次。當然這感覺在拍攝結束之後也就不了了之。之後也只能藉著在暗房把照片一張張的洗出來來悼念這逝去的感覺。攝郎一直以為是對成熟女性的崇拜以及學姐的長相及散發出的氣質所引起。

在過了兩三年後,偶然在雜誌上讀到柯錫杰的專訪。訪問中談到他在紐約接case出賣作品與攝影的靈魂只為謀生時的情形,他說的正是攝郎之前所提到的對影像的感情。他在與MODEL拍完後,總是會翻雲覆雨一番,不是濫情,而是一種對影像的錯覺,在與MODEL做完之後心中其實更空虛,因為對影像的感情依然沒有得到滿足。

在多年之後,重新review之前拍攝學姐的照片,我的迷戀依舊,我的腦中還可清晰聞到學姐身上的體香,還清晰記得我按下快門那一瞬間的悸動,以及透過鏡頭的學姐呈現給我的震撼。

是錯覺?是對影像的迷戀?是成熟肉體的吸引力?還是…?我還是沒有辦法分辨


p.s 如果有幸這篇能讓學姐或是學姐的朋友看到,我想告訴學姐,我是824的攝郎,如果有機會,我想為妳再拍一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