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閤屋

By | December 24, 2004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謎樣般的上閤屋?!

話說上次劉姥姥進大觀園,進到了神戶市區,一陣折騰,終於電話也打了,歡迎群眾也散了,桑拿跟紅燈區也逛了,該是回飯店安心睡覺的時候了!

不過打電話之前,倒是有段小小的插曲。

我為了能聯絡上台灣而在積極的尋找一切可用的資源,突然發現,在飯店左邊不遠處,一處燈火通明、祥雲籠罩,好一副世外桃源人間仙境的感覺。不自覺的,”11路公車”便也緩緩的向前駛去。突然間,柳暗花明又一村,人行道上左左右右站著男男女女,好一副世界大同的景象。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男人叼著跟煙上前跟我搭訕。

「ばべびぼぶあえいおうかけきこく」那男人說著!

當然,我除了從A片裡學到的幾句不知所云的呻吟聲之外,像是「一代宜」、「奇檬子」、「檔妹」,其他日文我是半個屁也不懂。

繼續往前走,又有個小姐上來勾著我的手。我想,這時男女之間也不需要無謂的言語造成兩人之間的隔閡,肢體語言就是一切。她用溫婉渴望的眼神看著我,當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燈,好歹我也是在大亞百貨站前店受過專業訓練(有外縣市朋友不懂的,請洽台北友人),男人上來一律揮手拒絕,女人上來一律摸摸小手然後快步離開。像這樣熟悉的場景,拒絕已經成為了一種反射動作,所以我微笑揮手對男人示意,摸摸小手後用堅決的眼神看著女人,然後快步通過了桃花源。

根據回台後,透過電腦用精密的偏微分方程加上富利葉轉換,最後再多重積分所得的結果,那邊一則是紅燈區,另一則是作深夜問卷的工作人員。不論如何,兩種工作都一樣辛苦。

不過,在當時,其實我想問的是- 「你們收信用卡嗎?」

===============================================================

早上七點鐘,神戶街頭。

現在首要任務當然是先去搞點錢來花花,根據前一晚的可靠消息指出,可以換錢的地方在不遠處的SOGO百貨。那麼,今天的第一站,自然就是可愛的化妝品專櫃OL。

穿過火車站、巴士站,等車的人不少,街上跑的車也不少,不過路上的行人卻不多。總而言之,還是個興興相榮的樣子。到了SOGO百貨,讓我對日本人的敬業態度大打折扣,怎麼七點鐘了還不開門!我也棄而不捨的嘗試想找任何一個可以進的去的方法,當然,無功而返。於是也只好在附近晃晃看看有沒有ATM或是地下錢莊之類的東西可以擋點銀子來花花。晃著晃著,來到了關西市區有名的購物街。購物街不愧是購物街,早上七點鐘,一樣沒有人開門!不過倒是有幾個漢字,難得我看的懂,意思應該也一樣。這不像「潮吹」那般艱深難懂,或是像「先生」那般的意思不同。

「富友便利銀行」我在心中驚呼!

姑且不管「富友」跟「便利」,孰是名詞孰是形容詞,亦或是有其他不同的意思。銀行這兩字,絕對跟九出十三歸的地下錢莊脫不了關係。果然,有ATM提供國際跨行提款。這就像你在沙漠看到了綠洲,或是思春的少男看到A片一樣,想當然爾是餓虎撲羊,不顧一切,我卡拿了出來就往裡面猛插。

「老子要錢,快給老子吐錢出來!」我無情的大喊。就像是張震在「臥虎藏龍」裡在大漠中大喊「她是我的女人」般的詭異。

顧不得匯率跟手續費,先提一萬現大洋出來花用,想想省了機票跟住宿,一萬日幣在關西玩一天,也算值回票價了。Wait a second,不是說是要出來換錢嗎?怎麼變成向地下錢莊借錢了?

好,我們來個簡單的數學教學。讓大家知道,日本的物價有多高,我皮包裡的21美金有多小。21美金換成日幣大約是2300yen。販賣機裡,小罐的利樂包要175yen,大罐的鋁罐汽水要350yen,所以我買六罐大罐,或是十二罐小罐我就乾了。在頂著大太陽的夏天日本街頭,這些錢,光是買水都不夠了。

好了,身上有錢了,心中也多了分踏實感。這就像是「有奶便是娘」…ㄜ…不是,有錢便是大爺。有了錢,還管什麼OL,有錢還怕沒女人嗎?喔…不是,有錢還不快回飯店吃早餐,晚了就沒得吃了。我要回去來各自助無限日本料理了!

< <後記>>

這張照片是清晨的日本神社,看看她的門,跟我朝思暮想的上閤屋頗為神似。

上閤屋啊,我走進了這道門就會有吃不完的日本料理嗎?

–TO BE CONTINUED–


15,981 Comments